匆匆踏草,既无影,何来之鱼?

放文w放肉文ww放肉文同人www欢迎勾搭虽然说我也不懂用这玩意OTZ

  • 2011.11.20 Sun

【师士传说】[牧殇x叶重]论虚拟网的开发空间对青少年性教育的重要性(3P,纯字母)


当殇神秘兮兮地告诉他说要玩一个游戏的时候,叶重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兴奋——特别是说到牧也同意这个计划之后。

而殇更是得意又几乎抑不住的兴奋地说“有个惊喜”等着他,更让叶重好生了几分期待。

到底会是什么呢?叶重从未试过如此高的效率完成了所有的训练和任务,然后跳进了牧殇的驾驶舱里带上了头盔,进入到了虚拟网。

在更多的时候,他还是对这一连贯流畅的动作怀念无比啊,那段在垃圾星上只能借助牧来连上虚拟网的日子,想到这叶重的表情明显柔和了很多。

刚进入到虚拟网的时候,除了那种久违的熟悉外,叶重还发现了一丝来不及细想的差异,他双腿一使力整个人离开往后跃了好长一段距离,停在一个他判定为安全距离的位置。然后他开始仔细观察环境,但他注定要惊讶了。

“怎么会……”叶重睁大了双眼,嘴微微张开,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两人……“难道……是牧和殇?!”

“反应迅速,判断准确,不错。我算过你惊讶的可能性在80%以内,不过即使是你也应该会惊讶”这个说话语调平静毫无起伏的应该是牧,“事实上我和殇两人之前也很惊讶了。”说完他居然微笑了一下,虽然弧度很小但是以叶重的眼力绝对不会看错。

而另一人的反应却完全相反。“诶诶,居然是想到说牧再说到我,叶子你就这么不待见我么,受伤了我粉嫩的稚嫩的幼小的新鲜刚出炉的心脏受伤了。”

看着牧脸上的微笑,与平时更多时候的冷淡、理智与平静不一样,叶重仿佛被带动了起来,线条柔和的脸若有若无地勾起了嘴角,却又被殇的几句话弄的满头黑线。“那是因为你们叫牧殇不叫殇牧啊,话说回来这是怎么回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会变成这样,看着人体的两人,他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


一路上跟着牧和殇左窜右拐兜兜转转爬上爬下终于来到了一个能说话的屋子里了,“我说要这么麻烦吗,牧和殇不都是很厉害吗,应该没那么简单就被人听到我们的谈话吧。”虽然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要是能确保绝对的保密性,有这样的必要的话再麻烦点他也不在意,只是他习惯性思考起牧殇这么做的原因,难道是附近有灰域领者的存在?想到这样叶重紧张起来了。

“咳咳……这个嘛……和我们要玩的游戏有关”殇完全是一看就知道在打哈哈的表情在说着,顺便扫了眼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牧。

“嗯”不止怎么突然变得惜字如金的牧只是微微点点了头,没在答话。

叹了口气,殇只好把叶重想知道的都告诉了他,还顺便炫耀下他现在身体的技能优越性。

至于结果,叶重对牧和殇向来都是百分百信任的,既然殇说他们在虚拟网里面搞了两副躯体……都在眼前了也就很自然而然地相信了,不过他倒是对构造出身体的算法很有兴趣,只是由于他并不是一名灰域领者,就算知道了算法也不能完全理解,更何况还需要其他辅佐的各种道具包括更复杂的一些算法,也自然无法去整理,更不用说计算实践了。

至于牧和殇是怎么分离成两个的,是因为叶重以前有好几次在大脑里想过不知道牧和殇同时出现是怎样的,牧和殇不能同时出现,有时说话还要靠传达真的挺麻烦的。那时被殇笑话了好几次,要是两人都在的话那对他们的依赖会更严重,而叶重也没有对此反驳,反而微笑着反问不依赖你们我依赖谁去,把殇堵了老半天没说出话来。而当初无意中的这几句竟被殇记下,和牧商量之后牧也表示同意,所以最终结果就是这样了。


而所谓的游戏,也就是牧和殇想要二对一和叶重进行实践指导,从而让他从中学习。

学习的正是叶重最最匮乏的生理学。

“怎么玩?”叶重一脸狐疑地望着殇那不怀好意的脸,迅速环绕了四周,出来一张床其他都是封闭的环境。

“我们今天要上一堂关于性的生理课”殇假装严肃地说道。

“那是……?”

“既然如此,我们就要先从实践开始,以便让你更快地了解生理学方面的知识”没有理会叶重,殇继续自顾自话地说着。

“所以说……?”

“你只要放松就好了”殇笑嘻嘻地回答他。

放松?叶重最不喜欢做的就是放松,平时那种情况要是放松的话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他总是习惯时刻保持警惕,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随时准备着战斗和反击。要是有那个时间去放松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叶重了。

而且放松带来的后遗症似乎也很严重,一直这样放松的话似乎会让自己的精神十分涣散,难以集中,有时大脑还会一片空白。

他皱着眉头望向另一旁的牧,“嗯”牧又只是轻轻地一点头。他也就闭上眼调整呼吸把精神放松开来。对于牧和殇他是绝对信任的,既然这里不会有危险,既然放松对这个有帮助,他就照做了,然后按照指示躺在了床上。

渐渐地他的精神和身体都放松到了一定程度,更重要的并不觉得头痛精神涣散,而是一种很慵懒的舒服。要是平时他一定不会这样沉醉,但是现在既然有了这种感觉就干脆好好享受,反正按照牧和殇的说法是有好处的。

然后他感觉到牧和殇来到他的身边,他的衣扣开始被解开,衣服逐渐被脱下,下身的衣物也同样如此,他能感到不知道是牧还是殇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他差点就啊地一声惊呼了出来,但是没有。然后他可以感觉到脖颈边痒痒的感觉,应该是殇在那边轻咬了起来。

他睁开了眼看着殇认真而入迷地在他身上耕作着,他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不过牧的手在他身下开始套弄他的阴茎(某叶子非常没有羞耻心)的时候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貌似生理上是叫……性冲动吧?感觉到叶重的疑惑,牧开始解释了“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毕竟我们现在准备要做的行为称呼为做爱,原始的说话也可以叫交配,交尾,而抚摸性器官则可以让它顺利勃起……”

叶重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一脸地从容不迫,“不过还有个小问题,我记得……殇给我看的资料上面说交配这种行为只是异性之间的啊。”

殇一脸的尴尬,只好吞吞吐吐地答道:“其实很久以前同性之间的爱恋行为也不少,只是世人偏见,过了这么多年都如此,不管是人还是其他生物大部分的主流都还是异性间的。”

眼见叶重还想问出更多的问题,殇干脆直接把他的嘴给堵住了,温柔地咬着那双柔软的唇,轻而易举地探入,掠夺,一吻完毕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看着不断喘气中的叶重。

“原来接吻是这么耗费肺活量的行为……”叶重的嘀咕立马让殇笑容微微一凝。

“我说叶子……你不会用鼻子呼吸的吗”这是某人无奈的声音。

“咦,接吻的时候要用鼻子呼吸的吗”叶重微侧头思考着,“可是,我觉得刚才和殇接吻的时候,鼻子很难用力也很难呼吸啊……”

殇苦笑,只好说道“这种时候你就别去计较这些了,很破坏气氛的,待会不管做什么你都只管去感受了,不管有什么疑问都给我留到结束好吗。”

刚点完头的叶重再次被殇堵住了嘴,这种感觉有点奇怪,身体以前从未试过。
学名应该叫阴茎的地方,那个……是海绵体吗?被牧套弄着变得很热而且也逐渐硬了起来,身体逐渐攀升起一股想要发泄的欲望。

而胸前两点,则被殇极具技巧地捏弄挑逗着,不时地产生些快感刺激着他。如果不是被殇堵住了双唇的话恐怕他就要呻吟出来了吧,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让他很不习惯,叶重皱起了眉头,不过既然是牧和殇的要求的话……完全被动,被刺激得失去思考能力的叶重只能依靠本能去做殇所说的感受一切。


牧的手指沾上了冰凉的膏体在后穴里进出涂抹,还轻柔地说先做好准备工作待会不会那么辛苦疼痛,这让叶重既舒服又难受,说不上的感觉,但牧的温柔让他心安。连带着在身后挤按、做着扩张运动的手指也顺便变得更容易接受起来。

而殇似乎是对他的乳尖产生了莫大兴趣,不断地在他的左胸舔来舔去又咬又啃的,现在两边都变得又胀又硬了。每次想推开作怪的殇,却又因为那一丝丝奇异的快感而停了下来。看来身体真的还有好多自己不知道的事啊,这个念头在他脑中只是一闪而过,他便不能自主地呻吟起来。很快他的脸上便酡红一片,微微喘息,正像是他驾驶着光甲战斗完毕一样。

“天哪,叶子你不知道你现在有多迷人。”殇忍不住叹了一句,

叶重自然不会知道这句话的意义,也顾不上自己的反应。但是在这种状态下,他野兽一样的本能却派上了用场。他突然爆发起身,直直捧住了殇的脸吻了下去,生涩地模仿着殇的技巧,逐渐变得灵巧的舌不再如初始莽撞,而是和殇的纠缠在一起。殇眼底抹过赞扬的意味,很快地从被动化为主动开始引导对方。他把叶重狠狠地压回了床上,更猛烈的进攻,对待像是叶重这样只有野性本能的人来说温柔是累赘而不必要的。不久叶重便败阵下来,被压在床上只能不断地与殇纠缠配合。

另一旁的牧轻吻着他的大腿内侧,细细啃咬那光洁嫩肌,一边又圈住已经挺立的青芽、不紧不慢地套弄;身下的手指以高超的技巧不断探寻着小穴、并小心地拿捏着三根手指小范围地抽插;不安分的细长物体在体内兴奋地寻找着敏感点,时轻时重地按下;湿热的嘴含住了叶重的前段,灵巧的舌缠了上去……重重的挑逗让叶重不由得轻颤,双唇不断泄露出淫靡的声音,服从本能的反应,恰如野兽本分。

叶重粗喘着气,脸止不住地泛红,胸膛不断起伏着嘴角却微微挑起,“殇你真厉害……唔嗯……好棒。”蒙上一层水汽的双眼直直地望着两人,“牧也是,知道我身体敏感的地方也好厉害……我想要……我想要你们”

殇的笑容一僵,而牧也不由得微微一顿,停下了手的动作,但细心留意的话可以发现他的呼吸急促了很多。
“真是要命啊……”殇无奈地叹息道,牧缓缓地点了点头,习惯性想说有百分之78的可能性叶子是无意说出口的……但是知道自己已经按捺不住也只好轻轻开口说道:“我要进去了,叶子你放松点……”

刚说完牧就感觉到凑上来的温柔的唇,只是这温柔在一瞬间就化为了猛烈的进攻。不得不说叶重的学习能力真的很好,这一下牧便什么都顾不得,一边激烈地回吻着十分狂野的叶重,一边托起了他的后臀,对准做足了各种润滑保护措施的穴口,缓缓地利用收缩滑了进去,等叶重适应,便尝试着抽动。他动的很缓慢,只是轻缓地插入,再拨出来,像是怕弄疼了叶重一般,又或许只是让叶重逐渐适应这一行为而已。

而因为或不适或异样的快感而导致的呻吟,全都淹没在了牧的嘴里。

下身不断有硬物进出抽插着,被殇用粉嫩可爱来形容的小穴不断吞吐着男人粗大的阴茎。在一开始的时候不适应也逐渐地化为了快感,在体内滋生起欲望,毫无自觉的叶重更是把下身微微抬起,往那灼热更加地靠过去。掌握起节奏的他用手环住了牧的颈,昂起头微微眯眼,一副享受的样子。只是怡然甚至是迷乱的表情和下身不断加快的活塞运动昭示着这头猛兽现在正被驯服。

被晾在一旁的殇虽有不满,但也溜到了叶重的身后,不偷闲地开始啃咬吮吸叶重光洁的脖子,匀称的双肩,以及在殇眼里不管怎么看都精致但不过分的蝴蝶骨,一路细吻一路协助叶重放松,让他更好地接纳牧。当这些都做得差不多的时候,殇一脸满意地看着自己印下的痕迹,一片一片的青紫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准备着往牧和叶重两人的结合处塞进手指,继续扩充。

今天要玩的可不简单啊,要不是叶子的身体很棒也没法同时接受他们俩,殇兴奋起来了。

被夹在中间的叶重一直处于仍人摆布的状态,牧不断地进攻着,被贯穿的身体除了吃疼外,却更有着从未有过的快感。每一次被擦过深处某一点时,总是忍不住弓起身体轻声喘息,却希望得到更深入的进入,希望被填满,被充实,整个人都被疯狂地占有,仿佛宣示对他的主权——如果那个人是牧殇的话,他一定愿意。身体从来没有如此地软弱过,仿佛被操控,随着本能的反应处于一种示弱的状态,而且这种感觉根本抗拒不了,正因为这样他更往牧的肩上靠去,希望能得到更多的安全感,希望得到更多的宠爱。

这样的叶重平时根本不可能见到,主动寻求庇护又和平时的依赖有些不同。

叶重本身就没有多少,又或者说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羞耻感,在不断地获得快感后,也极其主动配合牧的抽插,抬起自己的身体又重重地坐下去,一瞬间强而有力的贯穿顶撞让叶重在刺痛中寻到极致的欢愉;帮助牧找到自己的敏感点,让牧每一次抽动都擦过那能够让他弓起身子的点;在殇的指示下乖乖放松身体,把脚分得更开更方便接受;乞求着牧加快速度,给予他更多更快的刺激;将右手覆上一直握着自己性器的手背,恳求得到释放。

不知不觉中叶重的声音带上了哭腔,脸上却一如既往地带着满足的微笑,还有欲求不满的诱惑神情,因为生理性泪水的影响他双眼湿润而说话不自觉地带有鼻音。“牧,殇……我想要更多……好棒……”

这样的一副景象,如果是平时的殇的话早就大喊:噢!!!叶子你这破耻度的家伙!!!了吧?此时的他正耐心地扩张着叶重的后穴,在确定可以另外再插入三跟手指之后,便也开始尝试把自己昂扬已久的坚硬物缓缓插入。

如果说叶重在牧的进入的时候表现得非常自然且顺畅的话,那么现在就显得有点勉强了。他微微抬起了身体,后穴对着两根没入一小半的性器,然后不断地告诫自己放松放松一定要放松,缓缓坐了下去。汗水打湿了头发,眼睑微垂,神情恍惚,下体几乎被撕裂开的疼痛催促着他快动起来。这件事完全不比在高速状态下连续做小角度转向调整难啊——是叶重事后唯一的感想。

想要靠自己上下抬起后穴来产生快感而把这痛苦掩盖,却被牧和殇用手制止住,小心翼翼地扶着他,开始一前一后地抽插,配合着往那嫩肉顶撞去。叶重被填得满满的有点难受,身体摇摇晃晃地使不上力,只好任由牧和殇两人的摆布,夹在中间尽他的本能尽他的本分,放低姿态迎接并配合两人。


没想到这么一来体力便消耗得差不多,叶重也只好瘫软着身子,由着两人在他下身的小洞进出,狠狠地肆虐疼爱。有时候臀瓣还会被狠狠地捏上一把,顿时刺激到他急速收缩接纳着两根庞然大物的小嘴,却又令两根肉棒吃进得更深,这刺激是把他弄到又爱又恨。对殇类似“叶子你的小穴不舍得我啊,一直紧紧地吸着我这又大又粗又火热的❤呢”的话语完全无视。也顾不上牧说的类似‘叶子,你的腿要往矢径27度弯曲大概4.5个小单位就能把接受度提高百分之12’的建议。

好在殇说过他只需要去感受,不然的话他现在早没什么力气配合什么呢。只是身体的温度不断攀升,一前一后两人有默契的律动不断地摩擦他私密处,未被享用过的身体出乎意料地敏感,仿佛每一次不经意地摩擦,在体内搅动都会带起无尽的快感,让他忍不住弓起身体,亦或是昂起头惊呼出声,又或者发出‘呜呜’‘嗯嗯’之类似是满足似是痛苦的呻吟。身体随着两人的一进一出而摆动,初经人事的分身流出一丝浊白色的液体,然后没有预兆地,身体一颤一软,攀登到了高潮,直接对着牧的小腹释放了出来。

等待叶重余韵过去,牧和殇两人有默契地突然加快了速度,在对方完全脱力之前也射了出来。滚烫的液体把叶重填得满满的,然后才依依不舍地抽出来,殇还恶劣地故意带出浊白色的稠液顺着红肿的穴口流下,爬满了光洁的大腿根部。

叶重则顺势侧身趴在床上重重喘息,全身上下已经没了任何一丝的力气,只能静待体力慢慢地恢复。他现在几乎连说话都无法做到张嘴了,思索了一会,干脆倒头便睡了。

“……”

“……”

剩下的牧和殇默默地打量叶重的行为。“叶子是不是太累了?毕竟第一次做就来3P是比较吃力的……”这是客观分析事情的殇。
“这里是虚拟网,叶子是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不管再激烈也是一样,太累倒下的话只能说明他的精神力不足,需要加强锻炼”这是更加客观理智分析的牧。

由此可见……叶重在两人调教下的道路还远得很啊。







——FIN——

⇒ 続きを読む

 | TOP | 

Profile

单眼鱼

单眼鱼

2016⁄09

«prev next»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Monthly

Recent Entries

Categories

Recent Comments

Recent Trackbacks

Links

Search

Others

スティッカムホーム